超級兵王 > 第6274章 得到名額

第6274章 得到名額

所屬目錄:第二十三卷      作者 : 步千帆
    很多年前,大王徐達立雪國,但國內四面環山,風雪阻在山外,為了使雪國名副其實,徐達便削去一座山峰,迎冬風入國,使得雪國名副其實。

    那座被削去的山峰右側有一高聳入云端的峭壁,就是候雪峰,徐達在峰之頂建了一座觀雪秘府,偶爾會去那里觀雪山,賞落雪。

    自去權家襲擊權雨生失敗,心臟被權家血屠劍刺中,徐達就暗中操控替身在王宮帶他行事,實際卻在這不引人注意的地方默默療傷。

    若是尋常傷勢,在血窟之中療傷自然事半功倍,但這次不一樣,血屠劍是血池魔宮的鎮宮之寶,被血屠劍刺中,傷口有克制血池魔宮的一應功法秘術治愈的威能,包括血窟在內,唯有通用的療傷丹藥才能有些效果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徐達已經是窺道境七重天大能,能對他見效還是修補心臟劍傷的高階丹藥實在太少,尋遍雪國也就童家有一粒八品回生丹,主要功效在吊命,修補傷勢不過順帶。

    若說權雨生中了凝血秘術,還能靠消耗精血來短暫獲得戰力,那徐達心臟中了血屠劍一劍,傷勢其實比權雨生重的多,也更難恢復。

    血池魔功主修心臟,與丹田氣海有異曲同工之妙,如今本源受傷,他養傷時的大半精神都在維持受損心臟的靈力不會失控自爆。

    唯一的好處是,只要不是同階大能之戰,他短時間內運用血色靈力并無問題,但若是時間長了,或者遇到同階大能之戰,不過幾分鐘,他心臟就可能因為承受不住靈氣動蕩直接自爆。

    哪怕窺道境七重大能,沒了心臟,一樣活不下去。

    徐達倒是有想過外出尋常丹藥,但風險太大,他從王富貴家離開后,曾經改頭換面去過頂級勢力元家的商鋪,想要購買八品以上療傷丹藥,但立刻被發現了。

    讓徐達異常惱火的是,元家居然想趁火打劫,以區區八品療傷丹藥換取他手上天道之門的名額,簡直異想天開,無恥之尤。

    有這一出,徐達徹底熄滅外購丹藥的打算,沒敢多在外面耽擱直接回了雪國,哪怕這樣,他還怕元家走漏消息,受了重傷又有天道之門名額令牌,無論哪個,都值得他以前的仇家直接殺上門了。

    徐達將替身留在王宮血窟,一旦有意外,仇家肯定先去那里找他,徐達就有充分的時間了解情況,然后決定是溜還是利用雪國主場跟人做過一場。

    一個多月下來,沒有任何事情發生,元家若是泄露消息,仇家早就殺上門了,徐達稍微安心了點,但依然謹慎地隱居候雪峰秘府,療傷丹藥早就吃完,如今純以窺道境七重大能的肉身自動愈心臟上的劍傷。

    以徐達樂觀的估計,至少靜養兩年,不與任何人動手,他才能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這次確實是他大意了,沒想到權雨生居然掌控了秘境陣法,他撞到槍口上,修為雖然高權雨生一籌,反而傷勢比權雨生還要重得多。

    徐達躺在屋檐下的躺椅上,望著淅淅瀝瀝的雨水有些出神,忽然秘府外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大王,屬下有事稟報!”

    是丞相許千山,徐達終于回過神,感應到秘府之外,除了許千山還有兩人,一個不認識的年輕人將他的侄子徐盛拎在手里,而他侄子此時已然昏迷,左手小指沒了。

    徐達蹙眉,他倒沒懷疑許千山會背叛,相識兩百余年,這點基本的信任還是有的,那年輕人又只有窺道境六重初期的修為,哪怕現在他重傷在身,殺他不過一招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徐達帶著一絲不滿問道,聲音隔著秘府依然清晰傳入葉謙許千山耳中。

    “屬下無能,這小子名叫葉謙,是新來的客卿,本是送與少主煉制本命神器,不知如何居然反制了少主,從少主口中得知大王下落,便以少主性命要挾屬下帶他來家大王,換取天道之門名額,屬下無能,中途出手一次,被這小子識破,連累少主丟了根手指。”

    許千山苦笑著跪在地上,將事情稟告一邊,按說以他現在的身份地位,其實不必如此卑微,但兩百多前他投靠徐大時修為不高,身份低微,自稱屬下沒毛病,如今也習慣如此。

    徐達聞言失笑,有趣的小子,侄子徐盛煉制為參加天道之門秘境,時間倉促之下,只能用雪國客卿性命煉制,上一次他自己煉制時就除了岔子,這次他還特意囑咐許千山秘密進行,沒想到這次又出了問題。

    不過,制住煉制本命神器的徐盛已經殊為不易,還能防住老伙計許千山出手,這小子倒是個人才,就是天真了些。

    徐盛曾經炫耀有天道之門名額的消息,這事許千山給他匯報過,這小子不知道從哪里聽到消息,就異想天開想換他這枚名額,以窺道境六重初期的修為,真換到了也是去送死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,大王,拿這條命換天道之門的名額還是徐盛自己說的,你把令牌扔出來,等離開了這里我就放了徐盛如何?”

    秘府外,徐達感應那個年輕人帶著些恐懼的情緒緊隨著許千山喊道。

    想的還挺周到,拿了令牌走遠了再放人,連這院子都不進,這么小心對付窺道境六重的許千山還可以,想拿來應付他,還真是差的遠,不過倒是個可造蠢才!

    “千山,帶他進來說話!”徐達養了一個多月的傷,天天閑的蛋疼,連運轉功法都會阻礙傷口愈合,閑來無事,想見見這個名為葉謙的膽大包天小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進去!”那小子聞言反而往后退了一大截,“誰知道里面有什么陷阱!”

    “大王何等修為,就你這點修為還用陷阱……”許千山起身,沒好氣地瞪了一眼葉謙,“想不想要名額令牌,想的話就跟老夫進去!”

    許千山說完,拂袖直接推開大門,走進院子。

    “你說這小子會進來么?”徐達樂見許千山一人進來,樂呵呵傳音問道,逗個樂子而已,那小子進不進都跑不掉。

    “屬下不知,這小子太油化了!”許千山苦笑來到徐達身邊,“倒是少主和屬下這次都栽了個跟頭,當真不是滋味!”

    “喂,你再不把名額令牌扔出來,小爺可就走了,到時候你這侄子是死是活就難說了!”秘府外,葉謙心虛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“令牌就在這里,有膽就進來拿吧!”徐達隨手靈氣涌動,敞開秘府大門,從儲物戒指從摸出天道之門的名額令牌,對著門外的葉謙晃了晃,隨手射入十步外的地上。

    “千山,我賭他會進來!”徐達興致頗為不錯,有點期待,這小子會如何選擇吶。

    “那屬下只能賭他不會進來,這小子滑不留手,確實有可能穩住**!”許千山應景道。

    進還是不進,這是個問題!葉謙在門外踟躕良久,天道之門名額令牌近在眼前,觸手可得,一股**在葉謙眼中燃燒,他將徐盛擋在身前,注視著屋檐下那個躺在椅子上的雪國大王徐達,一步一挪終于跨入秘府。

    “千山,看來你輸了,你說何時出手殺了那小子最有趣?”徐達眼中露出一抹興奮,一個多月的無聊日子,終于多了點樂子出來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他撿到令牌的那一刻!”許千山低笑,兩百余年相處,他早就熟悉這位大王偶爾會興起的惡趣味,非常配合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知我者千山也!”徐達注視著前眼越來越近的小子,快點過來吧小朋友,撿起那個天大的機緣,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給我,然后在絕望中死掉,給我無聊的生活添點樂子就是你最大的榮幸。

    葉謙以徐盛擋在身前,終于在徐達十步外停了下來,腳邊就是天道之門的名額令牌,眼中緊張恐懼混雜著瘋狂的喜悅,葉謙腳尖挑起天道之門的名額令牌,抓到了!

    死吧,看在你取悅我的份上,賜你死于本王劍下!

    徐達眼中露出愉悅的享受,手中本命神器落雪劍也在此時劃出一道血色劍芒,帶著鳴鏑般的音爆,往葉謙額頭直射而去。

    忽而,徐達臉色大變,視線之中,那叫葉謙的小子詭異一笑,突然失去蹤影,身邊更有一道恐怖的血色劍氣用來。

    血色劍氣距離太近,不過一步之遙,劍氣瞬間刺破衣衫,對著心臟而來,徐達顧不上心臟傷勢,全力運轉靈力,貼著肌膚,非常極限的以手中落雪劍擋住劍氣。

    還沒等徐達松口氣,一股巨力傳來,心臟像被巨錘砸中,本就破損的心臟頓時炸開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徐達吐出一口鮮血,夾渣這小塊的心臟碎片,本躺在躺椅上身體直接翻滾遠離許千山,不是看,那個位置,只有許千山才有位置有實力發出致命的一擊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徐達左手撐著地面,右手落雪劍插在地上,他現在傷上加上,那一擊仿佛算準了他就算擋住,也會對心臟造成二次傷害,心思毒辣無比。

    徐達現在只有一擊之力,在送許千山去死之前,他要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“雪國已經不需要大王,請大王駕崩!”許千山沒有多過啰嗦,徐達比他想象的還要虛弱,從王權富貴那里得到的心臟受損的情報沒錯,相識兩百余年,總要讓徐達明白的死去。

    “本王還有一擊之力,你們兩個,誰來受死!”徐達又咳出一口鮮血,眼中帶著瘋狂,唇齒間全是血液。

    沒想到沒有死在仇人手里,反而被跟了兩百多年的親信背后捅了一刀,他還有機會,只要嚇走那小子,用最后一擊殺了許千山,他徐達還有機會活下去……

超級兵王》作者是步千帆,如果你喜歡超級兵王,請收藏本站www.21899725.com以便下次閱讀。

本站新增加兵王小說排行榜欄目,綜合了網絡上大部分兵王類小說等經典作品,大家可以點擊經典小說推薦進入到列表選擇自己喜歡的小說。兵王小說網努力為大家推薦經典小說閱讀。

下一篇   第6275章 雪之女王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篇   第6273章 擒拿徐盛
新書推薦
飞鱼科技工资大概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