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級兵王 > 第6272章 千山之道

第6272章 千山之道

所屬目錄:第二十三卷      作者 : 步千帆
    蒙蒙細雨悄然從無盡夜空落下,淅淅瀝瀝啪打水榭亭臺,池塘荷葉。

    隨著丞相許千山的一句肯定,亭臺內一片寂靜,沒人會想到本該千方百計隱瞞的秘密被置于臺面上,連許文才都一臉驚訝,似乎才知道少主徐盛在自己家中。

    “酒來!”丞相許千山瞇著眼,含笑抬手一招,一壇老酒從池塘中沖出投入水榭。

    “請酒!”丞相許千山拍開泥封,親自給每人斟滿,連小圓都有份。

    “此酒兩百余年前,雪國步入正軌,我與老友攜手同埋,談笑若有兒女便做親家,待兒女成親之日,我們兩個老朽再煮酒共敘佳話……”丞相許千山自嘲地笑笑,“可惜老友先走一步,約定也成云煙,且與你們幾個小輩分了罷!”

    “爹爹……”小圓怔怔地看著眼前碧綠的酒液,微抖著小手捧起酒杯,低頭抿了一口,兩行清淚掉了下來。

    一旁許文才見狀,眼中閃過一絲愧疚,扭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,這酒他當然知道,但正如父親所說,都已是過往煙云。

    “葉公子何以教我?”許千山又給自己斟上一杯,酒杯虛敬葉謙,舊事重提。

    “前輩言天地為棋盤眾生為棋子,以棋手自居,可謂心比天高,只是前有童家旦夕福禍,后有客卿無辜受戮,舉國生死皆系于大王徐達一人喜樂,可謂命比紙薄,成道不過是奢望!”

    葉謙舉杯回敬,言辭卻沒半分客氣,雪國在他看來是個非常畸形的存在,以非常脆弱的規則維系生存,大王徐達或者丞相許千山任何一個出了點問題,分崩離析不過一瞬間。

    “葉公子慧眼!”出乎意料,許千山居然點頭認同了葉謙的話:

    “兩百余年前,老夫一手建立了雪國各種制度,大王以強橫修為鎮壓一眾邪修,內有凡人供養,外設投名狀引八方高手來投,再以血池魔功同化,循環往復,始有雪國百年之盛況。

    老夫當時意氣風發,覺得可將雪國打造成邪道圣地,若是再收服權家,再現當年邪道大宗血池魔宮的盛況也非不可能。

    可惜,如同葉公子所言,雪國一切系于大王一念之間,百余年前,為煉制本命神器,導致投名狀客卿制度信譽一夕傾塌,哪怕老夫出手補救卻也為時已晚,雪國從此止步不前如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現如今,為一顆丹藥,大王滅童家滿門,徐盛更是以雪國少主名義誘騙擄掠各家客卿,投入血窟煉制本命神器,說來可笑,老夫無力阻止反而要替其遮掩,獻出血窟助紂為虐。”

    許千山說到這里,一臉悲苦自嘲,抱著酒壇起身走到亭邊,望著無邊夜雨帶起池塘無盡漣漪,仰頭飲了一口:

    “豎子不足與謀,徐達小兒鼠目寸光,自古及今,散修證道者寥寥,無大勢力支撐如何走到最后,若是雪國成為一方邪道圣地,哪怕不成圣人,也絕不會止步于窺道境七重……”

    好大的氣魄!葉謙聽到這里,哪怕提防許千山,依舊有些心折,許千山一定程度上沒有說錯。

    別說散修成圣,就是窺道境七重以上都是寥寥,看葉謙就知道,天道之門秘境這等機緣被頂級勢力壟斷,漏出幾個名額就能令葉謙這等散修費勁心思自相殘殺爭奪,一個不慎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若是出身頂級勢力嫡系,以葉謙的實力,自有天道之門令牌送到手上,哪里還需要如此艱辛,當然,有得到就有失去,權利義務對等,得失之間各自思量罷了!

    “老夫蹉跎半生,不愿以普通戰勢成就窺道境七重,幸而在這里找到大道所在,欲將雪國打造成邪道圣地,借此大勢破鏡,打下無暇根基,如今眼看大道斷絕,如之奈何!”許千山嘆息,眼中頹廢迷茫極容易讓人感同身受,生出同情之心。

    “前輩節哀!”葉謙嘴上自帶氣死人的安慰,當一個經歷世間百態的傳奇人物露出弱點,只能說他別有目的,絕非酒后吐真言。

    說起來,哪怕如此,葉謙依然心中一片驚嘆,他還是第一次聽說可以通過立下一處圣地借其大勢破入窺道境七重,當真不能小看天下人,這個以垂垂老朽之身沖走修煉道的老人,胸有星空浩瀚,山川之險,屬于典型的不飛則已,一飛驚天的那種人物。

    道雖不同,不妨礙葉謙對這種人的欣賞。

    “老夫欲殺大王,葉公子可愿助老夫一臂之力?”許千山被葉謙一句節哀堵得直欲吐血,只能赤膊上陣問道,之前白白鋪墊了那么多話,這小子油鹽不進根本不接話茬,一番表演給瞎子看了。

    “葉某才疏學淺,實力低微,哪里能幫得上前輩!”葉謙嘴上婉拒,心里卻活泛起來,若是答應,徐盛基本就是甕中之鱉,沒跑了,天道之門名額令牌哪怕不在徐盛身上,有許千山幫忙,也能從徐達身上拿到,就是不知道,許千山有幾分真心。

    按常理來說,許千山這種老狐貍,哪里會這么潦草找葉謙這個外人去組團殺自家老大,但若真如許千山剛才所言,恐怕許千山殺徐達之心已有百年之久,可惜一直沒找到機會,昨夜葉謙公布徐達被權雨生重傷的消息后,許千山忍耐不住也并非不可能,還需再試探試探。

    “葉公子恐怕是為徐盛身上那枚天道之門名額令牌來的吧?”許千山此時反而老神在在,這葉謙當真不能以尋常年輕人來對待,既然忽悠不住,那就利益交換吧。

    目的性有那么明顯么,特么王權富貴這小子看出來就不說了,他還什么都沒干,許千山這老狐貍就嗅到味道了!葉謙無語,徐盛既然在宴會上提過天道之門名額,王權富貴都知道了,許千山知道也沒什么可驚訝的,只是一下猜到葉謙目的就讓人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前輩想說什么?”葉謙蹙眉,藏不住就算了,反正已經知道徐盛在許家血窟,小圓又去過,最差不過直接帶小圓空間突進走人,先搶了徐盛再說。

    “都說阻道之仇如殺人父母,不共戴天,兩百年時間,世事變幻,原先雪國的守護者已經變成阻礙,老夫欲借葉公子血屠劍一用,殺徐達以清前路,還望公子成全!”

    許千山說著向葉謙躬身一拜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許文才臉色大變,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老父,小圓眼神發亮盯著許千山,一抹驚喜神采閃過,小手不覺抓緊衣袖。

    “王權富貴在你手里?”葉謙聞言臉色一變,沒有被許千山這一拜迷惑,血屠劍在他手里的消息,也就王權富貴和小圓知道,小圓沒離開葉謙的視線,王權富貴卻在外面打聽消息,很有可能已經落到許千山手里。

    葉謙開始還以為許千山是猜到他的目的,現在看來,很有可能是王權富貴為了活命出賣了他,葉謙倒沒多少憤怒,兩人本就臨時合作,互相利用的關系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錯,葉公子昨夜說大王重傷,引得老夫殺心,欲行大事,總要考慮周全。

    知道大王哪里重傷,詳情如何,葉公子是敵是友,意欲何為,血屠劍又在哪里。

    王權家主全都坦言相告,數百年的老對頭,權家當然有老夫之人,兩相對照,才有老夫此時與葉公子坦言相商啊!”

    許千山閱人無數,自然知道葉謙在想什么,將一切坦言相告,與天道之門名額令牌相比,這點不過小事,兩人有著絕對的合作基礎。

    這個王權富貴,是出賣還是幫忙?

    葉謙默然,心里有些拿不準,以王權富貴的聰明,自然知道出賣葉謙的后果,但看樣子,居然幫了葉謙大忙,直接導致許千山主動入甕,直接倒戈。

    “愿以徐盛,借葉公子血屠劍一用!”許千山劍葉謙一言不發,不是斷然拒絕,自然知道有戲,直接利誘。

    “若是天道之門名額令牌已經落入前輩手中,葉某要徐盛何用?”葉謙一臉謹慎,他倒沒所謂血屠劍,利益交換也沒問題,只是面對這個老狐貍,還是小心點好。

    “老夫要天道之門名額令牌何用,徐盛送與葉公子,到時名額令牌下落問他便好!”許千山灑然一笑,他本人去不了,兒子許文才去了天道之門也是送死,確實沒什么需求。

    “可,這是血屠劍!”葉謙點頭,將儲物戒指中的血屠劍拿出來給許千山看了一眼,證明血屠劍確實在他手上,然后立即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反正不見兔子不撒鷹,想要血屠劍,葉謙先見過徐盛再說。

    血窟在丞相府最里面的小山中,遠處看去平平無奇,讓人完全想象不到這里是血色大陣的陣眼之一。

    近看卻能發現,每一寸土壤被血氣侵染得紅的發紫,濃重的血腥味充斥整個空間。

    有許千山帶路,一路暢行,血窟之內無數刻有陣法的銅管林立其中,據許千山介紹,這些銅管不僅是血色大陣的一部分,還有匯聚三分之一雪國凡人供奉血液進行精煉的作用,那些萬人精血都是血色大陣自行煉制。

    在血窟盡頭,無數銅管連接在九根巨型銅柱,銅柱間,一個神態輕浮的年輕人正在祭煉一柄血劍,那血劍周身血光繚繞,沒有任何金屬材料,人骨劍身,覆以血肉之刃,戾氣滔天……

超級兵王》作者是步千帆,如果你喜歡超級兵王,請收藏本站www.21899725.com以便下次閱讀。

本站新增加兵王小說排行榜欄目,綜合了網絡上大部分兵王類小說等經典作品,大家可以點擊經典小說推薦進入到列表選擇自己喜歡的小說。兵王小說網努力為大家推薦經典小說閱讀。

下一篇   第6273章 擒拿徐盛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篇   第6271章 與虎謀皮
新書推薦
飞鱼科技工资大概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