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級兵王 > 第6831章 縹緲閣

第6831章 縹緲閣

所屬目錄:第二十三卷      作者 : 步千帆
王明之前執行這個計劃的時候,最主要的,也是最關鍵的一點,那就是……營地里羅月門便是云州的另外一大宗門,與云嵐宮、飄渺閣并列云州豪門。

如果說,飄渺閣真的敢對付云嵐宮出手,那么,飄渺閣的人肯定不敢獨家干這事兒,畢竟就算是事成,滅了云嵐宮,可羅月門在一旁袖手旁觀,坐山觀虎斗的,事后飄渺閣會是羅月門的對手嗎?

畢竟,想要滅了云嵐宮,飄渺閣要付出的代價,絕對不低!

可是……怎么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呢?兩派聯手攻打云嵐宮,這是多大的事情,天翻地覆啊!這邊還在合作開發秘境呢,陳曉能夠來山谷,自然也是知道有些事情的,這秘境里據說有一處上古遺址,其中好處不少,即便是六大派共同出手之后分配,各家也會收獲不少。

更何況,遺址之中,危險可是不小,任何一家,不,應該說就算是三家聯手,也不一定能夠將遺址拿下。可如果聯系了四家,另外兩家又不是傻子,也不是聾子瞎子,自然不肯答應。最終,變成了六大派一起合作。

這事兒十分重大,六大派目前重點就是在這里,各派也都帶了不少強者過來,都進去秘境了。

但是……眼前又是特么的怎么回事,飄渺閣在聯合別的勢力,對付云嵐宮?

這事兒,陳曉不敢做決定,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做決定。而且,他也不知道事情真正是如何,如果是真的,這么大的事情,飄渺閣的人會不知道?

且看剛剛那王通針對自己的模樣,貌似……還真有這個可能?

但還是那句話,他不敢做決定,因此壓下心頭的震撼和擔憂,只是說的:“李長老已經進了秘境,此刻不在,你且隨我來,先療傷要緊,等李長老出來之后,你再去向他稟報。”

“啊?李長老不在?這……這可如何是好……”王明悲憤的喊道:“我們的鄭長老已經被對方殺死,臨死前鄭長老吩咐我們來這里,尋找李長老……”

陳曉心中略微一動,怪不得這家伙會知道山谷,原來是鄭長老告訴他的。這也是他的懷疑之一,現在懷疑消除,他卻又更加擔憂了。鄭長老都被殺掉了嗎?這……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鄭長老,便是云嵐宮在云水城辦事的負責人,這家伙既然知道鄭長老,多半不會有假了。

但他還是拿不定主意,讓王明跟他去療傷,王明似乎也明白李長老不在事情不好辦,也不再多說,跟著他朝里面走去。

就在這時候,忽然的,外面又有一人闖了進來,這人的模樣,可比王明凄慘多了。他渾身浴血,傷痕累累,更主要的是,他的一條胳膊已經被人斬斷,捂著斷臂,艱難的沖進了營地,便噗通一聲倒在地上。

又來一個?營地六大派的人都是一驚,連忙過去查看,這人口中流出血沫,看著陳曉喊道:“陳師兄,快跑……飄渺閣,殺來了……”

話一說完,這家伙就腦袋一歪,看那模樣,估計是掛掉了。

陳曉心中一震,連忙搶過來,一看這人也太慘了點,連胳膊都被人砍斷了,趴在那一動不動,呼吸全無,體內靈力也漸漸消無,似乎真的死了。

還沒等他仔細查看,之前被他帶過去的王明卻悲呼一聲:“候師弟!天哪,候師弟你不要死……”說著就撲在那人身上,痛哭流涕。

陳曉一看,原來這二人認識啊,看樣子都是鄭長老的手下弟子了。

可是,這特么的,怎么會發生這種事情?他不過是個普通的云嵐宮弟子而已,什么都不算,雖然年紀輕輕修為也不算低,達到了窺道境六重了,但是在云嵐宮內,達到窺道境七重才算是內門弟子,他還不夠格。

不夠格,自然也就沒有資格做主這樣的事情,可如果事情是真的,那云州簡直是要天翻地覆啊!

“什么意思?他們這是?”其他人都看向陳曉,心中卻一個個都驚濤駭浪,有人在想,飄渺閣聯手其他人對云嵐宮下手了?這……真的假的?而飄渺閣和羅月門的人,則是一個個心頭震顫,真的假的,宗門居然對云嵐宮下手了?可如果是這樣,他們為何不知情?難道說,他們不夠格參與這種重大的機密事件之中嗎?又或者,他們也是被宗門拋棄的棋子?

這一下,六大派駐守營地的人,全部都是心中震驚萬分,各有各的想法,此時此刻說什么必然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情,沒有人敢打這個包票。不知不覺間,六大派的人各自分散,離的遠了點。

飄渺閣的王通忽然道:“我看,這兩個人肯定是別有用心,故意挑撥離間的。不妨,等諸位長老從秘境里出來之后再說。”

這也是老成的做法,畢竟,這事情太重大了,他們無人能夠做主。

但這時候,地上撫尸痛苦的王明忽然回頭瞪著王通,那神色猙獰,充滿了刻骨銘心的仇恨:“賊子,你還想麻痹我師兄?我看李長老,只怕也已經在秘境里遭了你們的毒手吧!”

“混賬,你別信口開河,否則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那王通大吃一驚,慌忙喝道。這要是一盆子臟水潑在身上,他可就解釋不清了。

“哈哈,狼子野心,你當我會看錯?忽然襲殺我們的人,里面就有趙云龍,你敢否認趙云龍不是你們飄渺閣的人?”王明厲聲喝道。

王通愕然,趙云龍的確是飄渺閣的人,負責云水城周邊事物,可……趙云龍怎么會去殺云嵐宮的人啊?

難道說,真的有宗門彼此合作,對云嵐宮下手了?

所有人都在想這個問題,盡管十分的不可能,可是……他們豈敢去賭?

只有一個人沒有想這個問題,葉謙翹著二郎腿,坐在營地里的某個帳篷里。他是來就近觀察事態發展的,真要有機會,在營地里也方便他迅速的進入秘境里面去。

看見這營地那邊的鬧劇,葉謙也是忍不住想笑了,別人不知道,他還不知道那兩個渾身浴血的人是誰嗎?正是那王大哥和猴子……

事實上,他也不得不佩服,王明的辦法很不錯,營地里的六大派的人,都是一些小角色,無法做主,而他這邊搞出來的消息,又太過駭人聽聞了,讓人不敢相信,可誰都不敢相信的事情,誰也不敢打包票那不可能發生。

畢竟,云州三派三足鼎立,如果飄渺閣真的和羅月門聯手,那還真的有這個可能把云嵐宮給滅了……

問題的關鍵是,王明和猴子兩人的演技還可以,加上消息太過駭人聽聞,以至于懷疑他們身份的心思都被攪和的忘了。

更何況,別人不知道,葉謙是知道的,那猴子本來就是獨臂,但他這個時候渾身是血,抱著斷臂跑來,誰會想到他本來就是個殘疾?即便是有所懷疑,可誰特么會為了撒個謊布一個局,就把自己胳膊給砍斷了?

不得不說,二人方法很有用,起初是有不少人懷疑,可一看見斷臂的猴子,基本上就消除了懷疑之心,還是那句話,誰會為了一個計劃,甘愿砍斷自己胳膊?

他這邊搖了搖頭,笑著繼續關注事態發展,而葉蕓,則在旁邊摸著肚子,來回不停的走動,沒辦法,剛才實在是吃撐了……

忽然的,葉謙眉頭一抬,那邊的動靜似乎鬧大了。

事情太過突然,又太過駭人聽聞,營地里的那六派人,一個個都有些不知所措,最終,王通提議,派人立刻出去打探消息。

此舉得到了大多數人的同意,可關鍵是,陳曉不同意。

“陳曉,你什么意思?現在事態不明,咱們在這里互相提防,算個什么事情?”王通怒喝道:“出去吧事情問清楚了,到時候,真要是有這事,你我再分個你死我活便是,但現在,還是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說!”

其他幾個宗門的人,也是同意,先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說。

陳曉卻是冷冷的看著他們,冷冷的道:“出去打探消息?誰去?我去,你放心么,你去,我又不放心,誰知道你是不是去外面帶人來殺我的?”

“那你說怎么辦?!”王通也是急了。

“等!”陳曉也是猶豫了一下,說道:“等長老他們出來,我們沒有辦法直接與宗門溝通,他們卻是可以的!”

這話倒是真的,離火界的修煉者,自然是沒有什么電話的,但他們卻可以依靠傳訊玉符,彼此相隔萬里依然可以溝通。但是,傳訊玉符是一個關鍵的道具,造價不菲,一般人不會發放,再則,想要使用傳訊玉符,相隔萬里傳訊留言,也是需要強大的神識才行,最起碼,也是需要窺道境八重級別的才行。

這一次,六大派集聚在這里,各派了一位護法長老前來,這六位護法長老自然是窺道境八重的實力,也各自都有宗門的傳訊玉符。

而之前王明所說的,駐守在云水城的鄭長老,那等級別的只不過是外事長老,修為頂多窺道境七重而已。

“等?長老他們進入一次,最起碼也是要一天的時間,還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退回來。難道我們就這么干等下去?”王通怒吼道。

一旁的王明卻是眼中一亮,長老們出來,需要一天的時間?

,不能有比他實力更強的人出現。

否則,他的計劃就行不通了。

可能有人會說,既然營地里沒有人比他的實力更強,那還糾結個什么計劃,直接出手殺過去不就得了嗎?

可是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,王明固然是個搞小偷小摸,或者說是坑蒙拐騙的家伙,但是,他也有他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看法,說白了,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……

別覺得一個騙子的三觀有什么好說的,騙子也是人,他也要活下去,他來這營地里坑蒙拐騙,六大派的人如果得知了,肯定也不會放過他,但他如果殺了六大派的人……那意義能一樣嗎?

他的計劃,是能不出手就不出手,就算迫不得已出手了,也不能殺人。

現在好了,那些進入秘境里面的長老們以及六大派的強者,一時半會的還出不來,現在時間也還早,日頭剛剛正午,他還有大半天的時間可以去辦事。

不過,在這之前,他得先把水攪和渾了再說。渾水才能摸魚,不亂起來,他怎么能夠得償所愿呢?

所以,他立即出聲喊道:“出來?呵呵,只怕出來的時候,我們李長老已經被殺了吧?至于那些云嵐宮的師兄,怕也是個死無葬身之地了。”

“你給老子閉嘴,輪的到你說話?”王通怒吼,他始終是覺得,這個王明有問題。但王明不是他的人,現在更是指認飄渺閣的人在對云嵐宮下死手,他都不敢把王明怎么樣,一旦他做了,那豈不是不打自招了?

陳曉卻是心中一沉,冷哼一聲看著王明:“你這話什么意思?”

王明仿佛是豁出去了,呵呵淡然一笑,往地上一坐:“事情我已經說的很清楚,飄渺閣狼子野心,怕是已經聯合其他人對付咱們云嵐宮了。雖然我知道的,事發只有云水城,可我敢肯定,眼下各地,恐怕咱們云嵐宮的人,都已經遭了毒手了!陳師兄,李長老他們進了秘境里面,到時候,發生了什么意外,往秘境里的危險一推,只說李長老他們不聽勸告碰觸了什么危險,死掉了,敢問,你能怎么辦?”

陳曉心中更是低沉,王明繼續敲打:“而且,那個時候,只怕也是圖窮匕見的時候了,陳師兄怕也是要被殺掉的。也罷,早死晚死都是一死,我也不爭什么了。先給我候師弟入土為安……”

說完,王明仿佛已經心灰意冷的抱起了猴子的尸體,步履瞞珊的朝著旁邊走去,也沒走多遠,就在營地的邊上,開始挖坑。坑挖完了之后,他將猴子抱起來,放進其中,然后又開始埋土。

沒有人看得見,那放在坑里躺尸的猴子,忽然睜開眼對著王明嘿嘿一笑……

王明埋掉了猴子,來到了火堆邊,割下一大塊肉便啃了起來,又拎了一壺酒,咕噥著喝著,看他那模樣,分明是想要在死前,好吃好喝一場。

他這副模樣,卻是讓陳曉的心越發的往下沉了。

如果說,這家伙所說是真的,那他在這營地里,可就真的是坐以待斃了。他來到王明身邊,問道:“王師弟,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,你仔細說給我聽聽。”

王明卻是嗤笑一聲:“該說的我都說了,再說了,我說了又有什么用?”

聽他那話的意思,擺明了是在說,就算我說的很清楚了,你也明白了,可憑你陳曉能夠做什么?

陳曉臉色一沉,有心想要呵斥幾句,可是,卻也知道這似乎沒有什么意義。他默然片刻,忽然走到六大派的人當中,說道:“此事,坐以待斃不行,必須要馬上知道外界的情況!”

王通呵呵冷笑道:“剛剛我說要去打探消息,你不讓,如今卻又說要去了?”

陳曉冷眼看著他,說道:“你說去我不會同意,但我現在不能不去了。”說完,他就召集了云嵐宮留在這里的另外兩人,要一起離去。

可是,王明卻在不遠處嘿嘿譏笑道:“陳師兄,你這是想去搬救兵嗎?別了吧,我勸你啊,最好馬上離開,走的越遠越好!”

他這話一說出來,別人一看,還真的覺得有可能,這陳曉大概是發現事情不對勁,想要跑路了。

“你特么給老子閉嘴!”陳曉怒吼一聲,又看向其他人:“我陳曉是那種人嗎?”

其他人都沒有做聲,但看他的那眼神,仿佛是在說,你不是那種人又是哪種人?

可陳曉打定了主意馬上要離開,他也不怕什么,出去的的確確是打探情況去的。這么大的事情,不問清楚不行,可如果真的是發生了那種狀況,他鐵定是不會再回來了,回來也是個死,李長老必然已經在秘境里面出事了……

如果說,事情是假的,那個王明在撒謊,那也沒什么,他就說自己是去調查情況,到時候再回來也沒人能把他怎么樣。

可就在這個時候,王通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呵呵一笑,上前道:“陳曉,我看你還是留著的好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陳曉大吃一驚,王通這個時候忽然這樣說,難道事情是真的?

王通卻是聳了聳肩,說道:“誰知道你會不會出去轉悠一圈,回來假傳消息?你要是說我飄渺閣在對付你們云嵐宮,那還好,要是你說我飄渺閣在大開殺戒,誰看見了都殺,我豈不是要糟?”

陳曉一愣,他可沒有這么想過,可如果有這樣的機會,他倒也不會放過。

可這個時候說出來,那豈不是胡攪蠻纏了?

事實上,王通就是在胡攪蠻纏,主要是因為,王明和猴子兩人的計謀非常成功,演戲把這群人都騙過了。特別是猴子,又是斷臂,又是被埋掉了,這人就還能說什么?

難不成,為了演戲,就吧一個人的胳膊剁掉,然后還把他埋起來?

一開始,王通想要去外界打探消息,那是因為突然聽聞這種驚變,他也是慌了神。可是現在,他已經有點相信了,事情大概是真的。看樣子,宗門那邊必然做出了什么重大決定,而山谷之中的人,似乎都被隱瞞了起來。

所以,如果真的飄渺閣在對付云嵐宮,他自然不會允許陳曉離去,一個是會讓他跑了,另外就是怕會壞事。

陳曉冷眼看著王通,知道王通說的不是假話,如果自己要走,這家伙可能會出手留下他。這樣一來,卻也讓他更加堅定的相信,飄渺閣的確是在對云嵐宮動手了。

而飄渺閣一家敢這樣做嗎,肯定聯合了別人,想想王明的話,似乎暗指羅月門。他心中揪了起來,這個時候想的更多的已經不是宗門的事情了,而是他自己的小命問題,他不想摻合進去,想要逃走。

雖然心中驚疑不定,表面上,陳曉卻是冷哼一聲,冷笑道:“我是走是留,你王通又能如何?”

王通哈哈大笑:“別別別,陳兄的一手云嵐劍訣,在下是佩服的。只是,不想讓你離去,自有我的道理,陳兄可別讓我為難。”

陳曉怒了:“不讓你為難?難道就讓我為難?老子現在就要離開,你若阻攔,那就問問老子手中的劍答不答應!”

王通嘴角一撇,沒有答話,但雙手卻微微成掌,放在身側,手掌之中,居然有數不清的流光在游走,仔細看去,那些流光居然是一些小巧的飛刀。

飄渺閣,其賴以成名的便是飛刀之術,據說是由凡俗的暗器飛刀演化而來。可是,當這種暗殺的飛刀在修士手中,與法術相結合之后,威力當真是不俗,即便是同境界的修煉者,也不大愿意招惹飄渺閣的人,因為人家很可能一揚手就是鋪天蓋地的飛刀……

雖然說,數量并不能算什么,可是眼前一大片飛刀,你又怎么知道,其中的哪一柄,才是飄渺閣弟子的本命飛刀?

不錯,飄渺閣弟子,每人都有一把本命飛刀。這本命飛刀,由于被飄渺閣弟子以心血祭煉,早已經具備靈性,看似與其他飛刀差不多,可實際上卻無堅不摧,很多時候,被飄渺閣弟子殺死的敵人,并不是無法發現飛刀,可他們雖然拿自己的武器抵擋在前,但是,武器被洞穿了,因為飄渺閣弟子的本命飛刀鋒銳無比!

陳曉神色一變,換一個情況,他也不想面對飄渺閣的人。然而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了,事情是,他要走,人家不讓,那能怎么辦,只能打出去了!

“諸位,你們就這樣看著嗎?”陳曉沉聲問道,其余四大派的人一個個也都有些無語,這是發生什么了,怎么會搞成這樣?

而羅月門的人更是無語,感覺有點兒膝蓋中箭的味道。

可事到如今,他們都不敢開口去說什么,因為那事情實在是太過駭人聽聞了,真發生了什么,他們今日多說多錯。

“好,很好!”陳曉猛地大笑起來:“我看你們果然是一伙的,要對我云嵐宮下手,是不是?”

其他人連忙否認:“陳兄,可別亂說話,只是目前事態不明,我們最好還是別妄動,免得傷了和氣。”

陳曉點了點頭,答應道:“你說的倒也是,既然如此,那你們就……給我去死吧!”

超級兵王》作者是步千帆,如果你喜歡超級兵王,請收藏本站www.21899725.com以便下次閱讀。

本站新增加兵王小說排行榜欄目,綜合了網絡上大部分兵王類小說等經典作品,大家可以點擊經典小說推薦進入到列表選擇自己喜歡的小說。兵王小說網努力為大家推薦經典小說閱讀。

下一篇   第6832章 盡在掌控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篇   第6830章 六大派
新書推薦
飞鱼科技工资大概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