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級兵王 > 第6254章 你新來的吧

第6254章 你新來的吧

所屬目錄:第二十三卷      作者 : 步千帆
    “她家有顆次九品療傷圣藥被大王看中,但我那岳父太過古板,居然敢拒絕大王,自然就遭了劫難!”

    許文才暗自松了口氣,毫不猶豫地回答,這事舉國皆知,估計也就這種外人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的事?她家死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為之一默,而后接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一個月多點,除了小圓,我那便宜岳父岳母,和家里其他人都死了,一百三十余人吧!”

    許文才回得頗為郁悶,自家聯姻的家族被滅了門,他多少也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“小圓不是與你有婚約么,你父貴為雪國丞相,怎么會眼看親家遭受如此大難而無半點援手?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其實明白,夫妻都能大難臨頭各自飛,這種聯姻的家族未必多么可靠,但仍然想問上一問。

    “大人的事情,哪里是我等小輩能插手的!”

    許文才訕訕地回答,臉上有種不自覺的尷尬,心里卻誹謗起來,神經病啊,大王動手那么突然,誰有反應時間,等他家知道了,基本親家的男丁死得也差不多了,還援手個毛線。

    當然,話要是真這么說,指不定這位會發什么瘋,他許文才有點不傻,家傳推脫什么的玩得不算差。

    “那來落井下石追殺小圓這個未婚妻,你不是做得相當好?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冷笑,根本沒被許文才裝的假象迷惑。

    “哪里來的追殺一說!”許文才矯揉造作地帶著怒氣,正義凜然道,“小圓是我未婚妻,岳丈家遭逢如此大難,我當然要照顧好小圓,以告慰岳父在天之靈!”

    “哦,到沒看出來你還是個癡情人,小圓如今是血奴之身,你這丞相之子真愿意明媒正娶?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,很感興趣地問。

    “婚姻之事,當然要家中大人做主……”

    許文才一臉的不自在,你特么是有病吧,這么蠢得問題都能問出口,不是很有可能打不過你,老子拔了你這劇毒的舌頭,剜了你那雙討厭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從血奴苑把小圓救出來,是買了小圓的血奴契約么?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一臉的果然如此,并沒有繼續糾纏,換了問題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血奴苑是大王的產業,血色大陣之下,能買走誰傻了才去搶啊。

    但血奴契約在我父親那里,根本不在我身上,你是小圓家里人么,若真想談什么,去和我爹談。

    我就一混吃等死的紈绔,了解的不多!說難聽點,我爹不差我這個兒子,你就算拿我要挾他也沒什么大作用,那老不死的修為比我高,我死了他說不定還能繼續生!”

    許文才慢慢的不耐煩,直接掀桌子,自暴自棄地發泄道,實在是被王權富貴搞煩了,他許大公子平時在雪國作威作福慣了,除了徐達徐盛和他家老爺子,何時看過別人臉色!

    就算是真打不過,許大公子也不想憋屈下去了,太難受了,最差不過被一劍殺了而已,反正他該玩的玩過,該享受的也享受過,真死了也不虧這一世。

    “哦,最后一個問題,徐盛和大王徐達現在何處?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有些驚訝地大量的一眼許文才,沒想到這個紈绔這么光棍,也不再跟他兜圈子,問了最后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大王聽說閉關了,徐盛那廝將國務全部交給我爹,失蹤十余天了,估么著不是在閉關就是跑誰家小姐那里廝混去了吧!”

    許文才驚訝地看了眼王權富貴,搞不懂問這個干嘛。

    失蹤了?這就麻煩了!王權富貴皺了皺眉頭,他知道葉謙的時間不多,這回來本想著直接找到徐盛,以權雨生人頭將葉謙帶到徐盛面前,但若是徐盛消失,他就要抓瞎了。

    找不到人,說什么都沒用,王權富貴瞅了一眼許文才,算你命大,本來還想一劍了結你,少些麻煩,但現在看來,這人還有些用處。

    “回去和你爹說,準備好小圓的血奴契約和婚書,改天我們上門去取!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沒再廢話,收回血屠劍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這么簡單就放我走了?許文才愣愣地看著那個少年消失的位置,有點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啊你都沒說?”許文才沖著寂靜的山林喊了一聲,掉了這么大面子,人也死了不少,他總要知道栽在誰身上啊。

    山林中許文才的聲音回蕩良久,沒有任何回應,一陣寒風刮過,許文才看了滿地的尸體,打了個寒顫。

    “一群廢物!”

    許文才低罵一句,沒有任何收斂手下尸體的打算,一個縱身,直接往雪國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山洞中,王權富貴帶著些許寒氣坐回篝火旁,臉上陰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徐盛失蹤,計劃有變,恐怕要另外籌劃!”王權富貴給葉謙傳音道。

    “你把那丞相之子放了,明日進入雪國意外更多!”葉謙雖然沒去,但強大的精神力感應下,外面發生了什么,根本瞞不過他。

    “我是徐盛府上客卿,明日我帶你們入城,先去徐盛府上打探下,若徐盛不是不在,正好借著小圓之事與丞相府鬧開,把事情搞大,看能不能把徐盛引出來。

    此時不能殺死許文才,不然與丞相府結下死仇,雪國之內就寸步難行了,幾個下人,在雪國人看來,與豬狗無異,不過一點小沖突而已。

    一旦我們帶小圓入雪國,短時間內應該暢通無阻,丞相許千山巴不得我們自投羅網,入丞相府討血奴契約與婚書。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不以為意,說出了自己謀劃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葉謙沒再多言,徐盛不在,多想無益,只能去雪國走一步算一步。

    第一縷陽光射入洞中的時候,葉謙沒有熄滅燃燒了一夜的篝火,添了些柴火,用來燒煮熱粥,然后搖醒小圓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早,小哥哥早!”小圓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爬出睡袋,跟兩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山野之間,沒有那么多講究,三人各自用洗漱,吃了點粥,然后越過雪國邊界,趕往雪國唯一的城池雪城。

    越過最后的山頂,就能看到朝陽下,沐浴著金黃陽光的雪城。

    血色霧氣如同霧海一般彌漫整個方圓數十里的盆地,四座甕城聳立在四周撐起一座通天淡紅色光罩,罩中艷紅色涂裝的城市建筑群更是葉謙為之震撼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血色大陣么?舉三百萬國人血液供養的陣法,果然壯觀!”

    葉謙不自覺的喃聲低語,他現在很慶幸多用三天時間幫王權富貴殺了權雨生,若讓他自己前來雪國,光是混入其中藏匿找人都不知有多少麻煩等著他去克服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啊!小圓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雪城!”小圓牽著葉謙的手,在一旁驚嘆。

    “都是血池魔宮出來的,你們王權世家怎么差徐達這么多?”

    葉謙古怪地看了一眼王權富貴,很是扎心地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們那是低調!”王權富貴嘴角抽了抽,強行辯解,心里卻是各種我靠,血色大陣用凡人血液就能立起來,各種節省修行資源,冥海大陣不是啊,你當擴大陣法范圍,開啟陣法守護光罩不消耗資源的么。

    更何況,血色大陣主探查與恢復,在殺傷與困人方面差冥海大陣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有王權富貴帶路,三人輕車熟路來到雪城的南西甕城城門。

    甕城高約二十余丈,十余丈高的大門緊閉,兩側三丈高的小門大開,門口衛兵列陣,左側出右側進,進口那邊好幾個商隊排了兩三百米,一點點挪入甕城。

    王權富貴沒有帶兩人排隊,徑直來到城門口,給城衛亮出一枚寫有盛字的血紅色令牌。

    “這個客卿令牌只能保你一人進入,其他兩人若想入雪國,還請大人回少主府再要兩塊令牌出來!”

    年輕的城衛一股血色靈氣灌入令牌,王權富貴的容貌頓時彈了出來,城衛瞅了瞅王權富貴,又瞄了一眼他身后的葉謙和小圓兩人,不假顏色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瞎了你的眼,后面那位大人是我要給少主引薦的天驕,小的那個是我送與他的血奴,別告訴我臨時出入令牌沒有了,你們城衛軍就算受大王直接管轄,這點小事要我回府辦,在為難我,還是受了誰的指示,為難少主府?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像是受到了侮辱,咬牙切齒地指著那城衛的鼻子問。

    “呵呵,隨便來個少主府的狗都能帶人進雪城的話,那還要我們干嘛?”旁邊另一個年輕的城衛一臉不屑,更本沒把那令牌當回事。

    “就是,別拿了雞毛當令箭,拿個客卿令牌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,外來豬多的是,有本事多備幾個空閑的客卿令牌,裝什么裝……”又一個城衛陰陽怪氣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少主心軟收留你們,給了面令牌就好好報答,別蹬鼻子上臉什么垃圾都往我們雪城帶,我們城衛兵最低修為都窺道境六重中期,窺道境六重初期?呵呵……”說話的城衛瞥了眼王權富貴,又瞥了眼葉謙,往地上吐了一口痰。

    “滾滾滾,一群不長眼的,有這精神頭去查查那邊商隊有沒有夾帶私貨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一個中年城衛一把奪過年輕同仁手里的血色令牌,笑罵著把幾個年輕城衛趕走,笑瞇瞇地還給王權富貴道:

    “這群新來的,不太懂事,大人別和他一般見識,臨時出入令牌自然還有,不知大人引薦的這位大人,投名狀何在,小人給您登記下,好把獎勵給大人送到少主府上!”

    中年城衛一臉笑意看起來好說話,但還是將王權富貴不軟不硬的頂了回去,言下之意,有投名狀就可以進,沒有投名狀的話,該干嘛干嘛去……

    Ps:圣誕要來了,平安夜有人送你蘋果么?反正老步給大伙準備了紅包,微信搜索“步千帆”,關注后,可參加圣誕活動哦,12.24日中午十二點整,語音紅包等你來拿!

超級兵王》作者是步千帆,如果你喜歡超級兵王,請收藏本站www.21899725.com以便下次閱讀。

本站新增加兵王小說排行榜欄目,綜合了網絡上大部分兵王類小說等經典作品,大家可以點擊經典小說推薦進入到列表選擇自己喜歡的小說。兵王小說網努力為大家推薦經典小說閱讀。

下一篇   第6255章 雪國商賈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篇   第6253章 天道循環
新書推薦
飞鱼科技工资大概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