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級兵王線閱讀 > 第二十三卷 > 第6249章 一代梟雄

第二十三卷 - 第6249章 一代梟雄

所屬目錄:第二十三卷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7/12/18
    后山是權家忌諱之地,倒不是藏有大秘密,只因后山一半收監家族罪人,另一半是家族墓地,尋常沒人會跑后山沾染晦氣死氣。

    殺死權家家主權雨生的第二天早上,王權富貴穿著一身孝衣,帶著葉謙來到后山一處新墓。

    墓碑上正楷書寫著七個大字:“愛妻王權氏之墓”。

    大字旁邊還有幾行小字,一是“夫王富貴立”,另一個是“父權雨生”,沒有母親的名字。

    王權富貴隨手血色靈氣涌動,在墓碑旁的空地轟出一道大坑,將一紫檀棺材從儲物戒指中取出送了進去,另一只手將權雨生依舊睜著雙眼的人頭,放在墓碑前的小祭品壇里。

    一應香火貢品擺開,王權富貴跪在墓前,磕了三個頭。

    紙錢燒起,一直沉默的王權富貴終于開了口。

    “秀秀,你說當日貪圖半年之歡,換來秘境開啟一命相抵,有因有果就是命中注定,唯獨誤我半生,對我不起。

    你死前,要我發誓不去報仇,如今我失言送你父親下去陪你,也對你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說道這里,已然哽咽,發紅著眼睛盯著墓碑上的墓碑名,兩行淚水滑落,一字一頓道:

    “我們……兩不相欠了!”

    不知道為何,葉謙聽到王權富貴嘴里說出兩不相欠四字,有些鼻酸,一時之間竟然失神了,真的兩不相欠了么?

    葉謙半生多情,但無論對誰都說不出兩不相欠四字。

    “我瞞著家中自愿入贅你家,你死前求得岳父同意,嫁入我家,算我王氏之婦,你全我孝義,我卻不能負你情義,你是王權氏,我自然就是王權富貴……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手指點在墓碑上,將“夫王富貴”四字抹除,以血色靈力做刀,重新刻上“夫王權富貴”五個小字。

    “夫人一路走好!”紙錢燒完,王權富貴起身三拜,臉上再無半點淚痕與悲傷。

    將權雨生雙目閉上,王權富貴沒有放入棺材中,隨手收入儲物戒指,此頭還要當做進入雪國的投名狀,自然不會真的放回去。

    王權富貴揮手將碎土填回坑中,壘出尋常墳墓的樣子。

    接著,王權富貴從戒指中拿出一塊墓碑,立在墳墓前。

    墓碑上,依舊是端莊正楷,書寫“岳父權雨生之墓”,隨后跟著兩行小字,分別是“女兒王權氏,女婿王權富貴立”。

    王權富貴臉色自然的雙膝跪下,依舊是一水的香火祭品,但多了一瓶碧血酒,正是王權富貴出安穩坊市拿走的那瓶。

    “這一杯,謝岳父當年許我入贅權家之恩,讓我陪伴秀秀十余年,前生無悔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杯,謝岳父應秀秀將死之求,將她嫁入我家,雖只有一日,但終歸成全了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杯,若岳父地下有知,請一盡父親責任,不使秀秀地下被欺負。”

    一瓶酒三次倒完,王權富貴起身,對墓碑拜了三拜。

    “岳父一路走好!”

    葉謙看得出來也感受得到,王權富貴此言此語此行,全部發自內心并無半點虛假,生前恨不得殺之而后快,死后又禮敬非常,當真讓人無以言表。

    這就是邪道么,至情至真,完全不理會倫理道德,隨心而行?

    “葉大師,你猜著山下,現在最緊要的事情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輕輕一笑,對葉謙溫謙說道。

    你中了邪么!葉謙被王權富貴笑的雞皮疙瘩都出來了,高冷嗜血邪氣的王公子哪里去了,這個是冒牌貨吧,人設改得也太快了吧!

    各種喪事?

    葉謙第一時間冒出這個想法,畢竟權家這兩天死的人太多了,但想到王權富貴的毛病,立馬否定了這個普通想法。

    “選出新家主吧!”

    葉謙帶著笑意從容回道,心里各種膩味,裝逼么誰不會啊,我就是這么混出來的啊混蛋!

    “不錯,權家三百年一輪,岳父不過一百三十余年,剩下一百六十余年,按族歸,必須由權性子弟繼承家主之位,恐怕此時家主的殺身堂內,已經吵成一片漿糊了!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望向山下殺身堂的位置,眼神有些渺遠。

    “你用什么換得大族老支持你入主權家?”

    葉謙懶得接王權富貴的話,不外乎尋求他支持的話,原先本就答應過王權富貴,再客套的說一次太過無聊,所以葉謙問了個好奇的事。

    “這個就說來話長了,反正殺身堂內一時也沒結果,葉大師既然感興趣,就與葉大師從頭說來。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毫不介意,淡然笑著順著葉謙的問題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夜離開葉大師的客房,我先讓權宏柄帶我檢查了準備的丹藥材料,都是我曾經經手過的,做起手腳自然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之后,我去拜訪大族老,告訴他家主意欲陷害二族老,讓我在丹藥材料里做手腳,好借題發揮將二族老代表的劍家一脈清理出族老堂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就信了?”葉謙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自然是信的,丹藥房里藥材被動手腳很容易查證,我帶你剛殺了二族老的兩個兒子,自然不會是二族老的人,他為何不信我?

    況且,岳父想將二族老一系趕出族老堂之心,整個權家都知道,有這么好的機會,岳父不放過也正常。

    大族老懷疑的是,我為何要將此事告訴他!”

    “你與二族老有間接殺子之仇,又與權雨生有殺妻之仇,打消他的懷疑確實容易。”葉謙若有所思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將二族老代表劍家一系清理出去后,自然就輪到大族老這一系,沒了二族老制衡,再得到葉大師純血丹的支持,權家哪里還有其他兩姓的活路!

    大族老不怎么管事,總歸還是權家人,這些皆非虛言,自然句句讓大族老心生不安,言以危局之后當要誘之以利。

    權家沒有權雨生就是一利,權家族老堂再無危機又是一利,葉大師純血丹受族老堂支配再得一利,而后我告訴大族老,葉大師可為他煉制八品純血丹。

    大族老一心修煉,奈何體內血脈駁雜,不敢越雷池一步,其心煎熬數百年,哪里受得住八品純血丹純化血脈的誘惑!

    此后種種手段不過是布置不過小計而已,不提也罷,然而只說服大族老還不夠,難的是讓二族老配合!”

    “不錯,僅僅讓二族老抓住你時不立刻殺你就頗為不易!”葉謙聽著不難,卻也知道,道理誰都懂,但不是誰都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見過大族老,我沒有立即去見二族老,就是怕他一言不發直接將我打殺,我用血蚊給他傳了這樣一句話:我欲殺權雨生,獻出葉大師,不知二族老可有興趣!”王權富貴頗為愧疚看了葉謙一眼,沒有隱瞞說道。

    “有這句話,我是二族老也要聽完你的話,才會殺了你!”

    葉謙不以為意,他也沒有將王權富貴這種邪道散修的道德看得多高,防備之心一直都有,隨時跑路時刻準備,這種程度的口頭賣隊友他完全遭得住。

    “二族老此次失敗,按權家規矩,說不得會被送入后山榮養,加上痛失二子,跨過見面那關,反而是最容易勸說的。

    我言葉大師其實不會煉制純血丹,是岳父在秘境被雪國徐達重傷,認為二族老通敵出賣了他,安排我假意離開家族,從南荒外請來刀道高手,專門用來對付二族老,除去持劍長老、血劍長老之后,再安排我去動丹材,一為陷害二族老,二為不使葉大師暴露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當真是巧舌如簧!葉謙聽到這里嘴角為之一抽,我不知道的話我也信啊,倆兒子一夜之間都沒了,去丹藥房一看藥材果然動了手腳,不信也得信啊,這是要趕盡殺絕啊!

    “我有殺妻之仇,二族老有殺子之仇,殺身之禍,自然就能暢快交流陷害岳父之策,先是殺權宏柄滅口,趁岳父離開家中后栽贓,但如此還不能將岳父逼如絕路。

    當我重傷之身被岳父從二族老之處找到,岳父絕地反擊,而后暴露趕盡殺絕面目,自然會讓其他兩姓齒冷,岳父再無退路。

    其后想必無需我再多言,葉大師自然也能想到,不過是動用何等手段殺人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并非大族老一脈支持我入主權家,二族老雖死,但他那一脈同樣支持我入主權家,非如此,何以對得起我百般謀劃!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只差權姓子弟支持,但偏偏,他們最不可能支持你,你只是半個權家人,誰都可以上,你不行!”

    葉謙若有所思道,其實話雖然這么說,但已經取得族老堂的支持,權姓子弟又群龍無首,王權富貴若無意外,當上位成功。

    王權富貴一旦上位,大族老收回去的血屠劍自然就會交到王權富貴的手中!

    “殺光那些想當家主的,我自然就是權家之主!”

    王權富貴依舊一臉淡然微笑,唇舌之間透著無盡殺意。

    你就是換了張人畜無害的皮而已,骨子里果然還是那個高冷殘酷的王少爺!葉謙心中微微一嘆,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何嘆息。

    葉謙覺得自己極短時間內,見證了一個邪道梟雄的誕生,他歷經毀滅,被拯救,行于無間地獄,殺岳父全己心,而后重生……

超級兵王》作者是步千帆,如果你喜歡超級兵王,請收藏本站www.21899725.com以便下次閱讀。

本站新增加兵王小說排行榜欄目,綜合了網絡上大部分兵王類小說等經典作品,大家可以點擊經典小說推薦進入到列表選擇自己喜歡的小說。兵王小說網努力為大家推薦經典小說閱讀。

下一篇  第6250章 百無禁忌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篇  第6248章 雨夜斬殺
飞鱼科技工资大概多少